注册
我校校友江大白(9713):工业互联网助力产业升级

发布时间:2021-12-10

中国科大校友江大白(9713),2014年创立中用科技,历经七年时间,中用科技已成长为国内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江大白认为,中用科技跟对了中国高端制造业崛起的趋势,以工业互联网助力中国制造转型升级。

一、回国创业

2013年1月,江大白从新加坡回国,先是在世界500强企业正威国际集团全资子公司正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做总经理。在深圳和新加坡之间飞了16个月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创办一家自己的公司。

创业的地点选在合肥。一个原因是,从1997年到2002年,他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拿到了安全工程专业的学士学位和理论物理专业的硕士学位,安徽合肥可以说是江大白的第二故乡;另一个原因是,合肥的产业升级是中国产业升级的典型代表。合肥在2005年前后就提出工业立市,十年过去,以家电和汽车为代表的制造业逐渐升级为蓬勃发展的芯、屏、器、合产业。“这个情景让我感到很熟悉。”江大白说,“传统制造业对应传统制造业的配套产业,新型制造业对应新型制造业的配套产业。每个历史进程里都有数不清的机会。”“合肥是个代表未来的城市,代表未来的产业要选择代表未来的城市。”

二、创业初期

在高端制造领域,江大白属于很早就看过世界的那一拨人。在新加坡,他曾历任新加坡台湾联华电子高级工程师和美国格罗方德公司先进制程研发部主任工程师。“在芯片制造领域,差不多在2005年工厂里的水、电、气、化等辅助设施和动力系统就已经全部‘工业4.0’了,数据化、物联网化的程度非常高。”江大白回忆。

因此,中用科技最初的思路就是帮助工厂做“智慧系统”,帮助传统工厂提升管理效率。此前,中国工厂内的系统升级多为各大设备商所把持,标准不统一,更缺少统筹者。

初期是异常艰苦的,最大的困难就是说服别人。“因为你这个东西是全新的,有没有设备照样转,做了就有风险,有没有好处还不知道。”在中用科技创业的前两年里,他带领团队试过很多行业:家电、水处理、学校,但那个苦苦寻觅的突破口却始终没有到来。

三、芯屏器合

风口是怎么来的呢?有时候真得靠等。

2015年,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台湾力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资建设合肥晶合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晶合集成”),该项目2017年6月正式投产。

晶合集成是手机面板驱动芯片代工领域全球领先的公司。在对工业互联网的运用上,它和中用科技的想法一致。中用科技为其建设的“基于工业互联网的主动式人机交互管控平台”涉及五大区域,分别为生产区、生产辅助区、办公区、仓储区、室外园区。

“系统对整个工厂的制造过程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通过综合管理平台+工厂监控设备的主动式管理,实现敏捷制造的生产管理目标,以信息可视化提供的数据支撑,准确掌握各类生产的资源负荷状况,提高瓶颈资源的利用率,提升工厂的工作效率,增加工厂的安全性。”江大白表示。

凭借该项目,中用科技在安徽省高端制造业建立了行业声誉。

此后,中用科技又接连参与并圆满完成合肥长鑫存储项目、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项目、合肥新桥国际机场项目等高端项目。一系列重大项目的历练,使得中用科技逐渐成为国内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

回头望去,一切绝非偶然。合肥把“十三五”产业发展重点形象地总结为“芯、屏、器、合”。此后五年内,以“芯、屏、器、合”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开始占领合肥工业的制高点,与之相对应的,工业互联网代表了“安徽智造”的内涵和方向。从这个角度看,中用科技是站准了时代的肩膀。

四、人工智能

中用科技瞄准的第二个风口是“人工智能”。

2018年,安徽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规划(2018—2030年)》,提出要实施“人工智能+”行动计划。其中,在智能制造领域,安徽将“推进智能制造关键技术装备、核心支撑软件、工业互联网等系统集成应用,推进制造全生命周期活动的智能化,加快建立和发展基于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的智能制造技术、标准、使能工具和系统运营等产业。”

“目前,制造业的主要管理模式依然是‘人坐在监控室查阅电脑’这样一种简单模式,语音技术还未大规模引入工厂。”语音交互与工业互联网融合的难点在于“人-机”乃至“机-机”沟通问题。人的语言要翻译成机器听得懂的通讯协议;更要命的是,机器和机器还不是同一国人,它们大多各自为政,采用不同的底层通讯协议,自说自话。而且,设备和设备之间互联互通之后,还要和工厂其他业务应用无缝衔接。“这种跨越语言的沟通能力就是中用科技的核心竞争力。”江大白表示。

经过10个月的努力,他带领团队成功研发出“超级玛丽人机交互管理系统”3.5版本,具有辅助决策、主动式管理、兼容16种通讯协议等独创功能。此成果获得了多项国家级和省级荣誉。

江大白表示:“目前,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中用科技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杀手锏。具体表现在两项具体能力上,一是我们的‘超级玛丽’拥有其他系统难以企及的‘人机交互能力’;另一个就是我们在‘感知能力’之外还为‘超级玛丽’赋予‘认知能力’,这就要求它不仅能听得懂,还要会思考,能做基本的判断。换句话说,工厂变得越来越聪明了。

五、抢抓机遇

2019年底,中用科技搬迁到位于合肥经开区的智能科技园,因为这里是整座城市“距离工业互联网最近的地方”。然而不久之后,新冠肺炎疫情来了。

中用科技的整个核心团队都来自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这所“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的学校一直具有藐视困难的传统。不管面对什么,一个百试不爽的思维方式总是:我能做点什么?中用科技立刻搭建了一个远程办公的会议系统,然后,大家都蹲在家里开会。江大白说:总得干点什么!

五天之后,中用科技研发出“移动式智能测温与环境监控系统解决方案”。这是一个融入“多目标人脸检测技术、多参数空气质量监测系统集成与数据校准、语音识别交互能力、热成像测温技术、4G(5G)远程传输技术”的专为疫情防控提供公共安全保障的平台。

“150 年的雷曼公司,扛不过 2008 年的金融危机;120 年的柯达,扛不过 10 年的数码相机;10 年的数码相机扛不过 5 年的智能手机;手机的发明者摩托罗拉和手机市场占领者诺基亚,在新对手苹果进入这一市场后5年就宣告退场。曾经的各领风骚三百年变成当今的各领风骚三五年。扇贝因为自然选择而世代繁衍,细胞因为外界威胁而免疫,人体因为环境危机而健康,公司因为忧患意识而兴旺,国家因为忧患意识而强盛。”江大白说。

“在‘新基建’提速的大背景下,具有人机交互能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入市’时间将被大幅提前。”江大白判断,“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百年一遇的产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