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仙辉:不要把诺贝尔奖当做科研目标

       “不要把诺贝尔奖当做科研的目标,抱着功利的态度去做科研,如何能坚持20年?”刚从北京领回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陈仙辉教授如是说。

       在1月10日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我校陈仙辉教授与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的合作者由于在铁基高温超导研究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被授予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使空缺三年的奖项再次有了得主。
       从1986年起,陈仙辉团队就一直坚持在做超导方面的研究,至今已经有20多年了。陈仙辉说,做基础学科的科研,特别需要坚持和积累,“不要把诺贝尔奖当做科研的目标,抱着功利的态度去做科研,如何能坚持20年?”
       “我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严格,所以很多学生不敢进我的实验室!”陈仙辉笑着说。
       “陈老师眼睛毒、反应快,PPT有一处错误他都会发现。”一位学生说。“科学需要严谨的态度,一个分子式写错了都不能被原谅!”陈教授说。每隔一周,陈教授的学生都要把自己最近的研究进展做成PPT,向大家报告。陈仙辉不时插话提问,目光炯炯、思维敏捷,学生常被问得如坐针毡。

       “有人说,人类文明史可以用材料来划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下一个可以用来划分时代的材料是室温超导,它将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变化是天翻地覆的。电影《阿凡达》中悬浮的哈利路亚山都是室温超导体,我们不仅仅可以居住在悬浮的‘超导屋’中,出门坐上无轨无轮的‘超导车’,手机、手提电脑充一次电就能用上好几个月的时间!”陈仙辉说,“超导百年不衰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发现室温超导。”

       目前,超导材料的应用条件比较苛刻,陈仙辉教授说:“希望未来可以继续坚持科研,慢慢往下走,突破温度的限制,也许未来在常温下可以实现超导材料的无限运用。”(原文载于《市场星报》 2014-01-14  原文有增减)

 

【人物名片】

       陈仙辉,我校94级物理系博士,中国科大低温高压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物理学会低温物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低温物理学报》副主编;《物理》杂志编委;第九届安徽省政协委员。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三等奖(1996年);中国科学院青年科学家二等奖(1997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杰出青年”基金(1998年);中央七部委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二层入选者(1999年);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长江特聘教授(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