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 如——792校友吴砺 散文选

  
  假如我一上科大,学校就组织大学生发明创造比赛;假如即使学校没有发明比赛但我们有一位老师是发明家并引导我走向发明之路;假如学校没有老师做这个工作但我身边有一个走得很近的人是一位发明家给我指出发明这一条路。

  如果这三个条件任何一个条件存在,我当年在科大一定会脱颖而出的,我也会不用考试到美国读书。假如李政道当年CASPEA不是通过考试而是通过大学生发明创造奖选拔去美国读书(或三分之一名额鼓励学生出国),我一定能被选上的。若当年李先生通过这一方式选拔,会激发过去三十年中国一股狂热的发明热,但李先生没有这样的眼光,他的方法还是死读书。

  从我个人经历而言,或仅我个人而言,发明不需经验,不需读书,它是一种想象力,一种本能,一种执着,一种狂热,对我而言是天生而不是后天学来的。
我并不认为我现在创造力比大学时强。

  很遗憾,没有人在大学时引导我走上这条路。

  同样,走到工作单位后,我的单位,我老师,朋友中没有一个是发明家引导我走上这条路,否则我同样会出类拔萃,从年青人中很早出人头地。我的恋爱故事完全是另外一组故事。

  我是到九七年到了加州理工学院才知道世界上可以写专利这回事。离七九年上大学已十八年过去了。

  很可惜李政道先生引导是一个出国热开头,他没能引导中国学生学习方向。如果他当年通过发明获奖比赛选一千二百八十名学生去美国,这一千多人现在在美国会怎样?我们这一代人也许都会是另一幅面孔。

  若那逝去十八年我潜心发明并有这个条件,我的人生道路完全是另外一条路。

  在大学时,一次我在柏油路上,路面被太阳烤得化了,我回宿舍对刘伟说:为什么我们不在柏油路埋一排自来水管呢?又有热水,路不会软也不会那样烤,我大概还提出了四五个利用太阳能想法。一年以后我看到班报《新民晚报》上一篇介绍西德怎样利用太阳能,其中就包括柏油马路埋自来水管。我那几个想法德国人都用上了。刘伟大吃一惊,真是对我立即刮目相看,当时他说:“你以后有合适机会,你一定会做出一番业绩的。”其实我什么书都没看,只是一种本能提出哪些想法,但没有人引导我青年时代走上这条路。

  我青年时代上课神经衰弱,全开小差,英语听力天生缺陷,计算机天生不会,电子线路不会,理论推导不会,又不可能凭考英语出国,所有阵地战中我一定是倒数,写散文写不出来因为写散文是老人的特长。

  我只是会这一点小发明,属于绝对旁门左道,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天赋。我找女朋友还要找自己认为最漂亮的,你怎么会不一败涂地?
                           吴砺 2012.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