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让 天 下 都 知 道“幸”姓

发布时间:2008-04-26

幸 勇(5802)

我国是多民族、多姓氏的国家。北宋钱塘人编了一本启蒙读物《百家姓》,收入410姓。现在流传的 《百家姓》是经过明、清人补充的,收入503姓。去年,中科院遗传与生物学研究所袁义达收集4100姓。

一个人的姓名是尊严的,尤其是姓。通常,名可以改,但姓不能改。名被人写错,一笑了之;若姓被人写错,会感到非常遗憾。

★ 幸姓是汉族百姓之一

据史料记载,早在周朝之前,大将偃公奉命镇守雁门(今山西北部),人民咸幸其抚绥,立功受奖,周成王赐姓"幸"(公元前1079年)。因此,偃公是中华民族幸姓的鼻祖。由于历史的变迁,其后裔先后播迁河北沧州、江西高安、南康,福建武平、宁化等地。直至明朝初年(公元1390年),由闽入粤,定居径心、径南,并由此发展到广西、台湾、南洋及世界各地。从幸姓的形成和发展可见,幸姓是汉族百姓之一,属炎黄子孙,其历史有三千多年矣。现今的《百家姓》共503姓,幸姓序居第258位。

★ 幸姓鲜为人知

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在中华民族大家庭里,还有许多人不知道中国有幸姓。在我本人几十年经历中,曾闹出不少笑话。

我是1958年考上中国科技大学的(当时校址在北京,1970年迁往安徽合肥)。同班同学听说我姓幸,感到很稀奇。我所在的技术物理系领导,常把我的姓写成"辛"。为此,我曾正经地到系办公室更正:"我姓幸,是幸福的'幸',不是"辛苦"的'辛'!"更可笑的是,我同系的同学王桂芹(曾与毛主席的女儿同学,其《暑期回乡日记》得到毛主席批示表扬,载1957年《中国青年》杂志,部分选入中学"语文"课本内),毕业后留在北京,我分配到上海,她给我的回信还写成"辛菊芳同志收"!同学五年,还误认为我姓辛呢!

"幸"被误认为"辛",原因大概有二:一是没有听过幸姓,二是"幸"和"辛"形状相似,普通话发音也相似。我在上海工作期间,多次到北京、西安、南京、天津等地出差,所接触的人,大多数误认为我姓"辛"。为此,我每当签名时,都将"幸"字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地写,而名却草写。所以有人笑我签名"虎头蛇尾"。我回答说不这样写,你们误认为我姓"辛"呢!即便如此,还有些"细心"人,将我的姓打印成"辛"。1968年在天津集成电路会议上,打印的名单就是如此,我曾到大会办公室更正。

调回广东梅州工作后,仍碰到不少这类问题。1991年,广东省科协曾奖给我《广东省青少年科技活动荣誉证书》,我的姓名被写成"辜勇",真使人啼笑皆非。这张证书我至今还保留着。我的子女外出学习工作,也碰到类似问题。儿子在广州读书,分配深圳工作,所到之处,“幸”常被人误写成“辛”。女儿幸敏燕大学音乐系毕业,分配佛山工作,业余参加合唱团,曾到北京、广州、香港、美国演出。有一次在演出的节目单上,被印成"辜敏燕",她为此提出"严重抗议"。如此情况,不胜枚举。

★ 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有个"幸"姓

一个人可以有多个名,但只有一个姓;名可以改,但姓不能改。自己祖先的姓是神圣的。为了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幸姓。我在与人交往谈话时,常常主动介绍幸姓的由来及播迁情况。我家族的外孙、外孙女都要挂上一个"幸"字。我的三个侄女和一个女儿,均已生了孩子,我们替他们起了"曾幸波"、"曾幸达"、"蓝幸菁"、"何幸颖"的名字,并分别得到其父母、祖父母的认可。

我每次回乡,都要找老一辈的叔伯座谈,了解幸姓的族史。例如,跟进荣叔座谈时,他告诉我本屋族系由来,我就一一将它记下。后来,我依此编出一张"双溪村水口族谱简表"。1988年堂兄幸志中(振芳)先生自台湾回乡,他对我说,打算编旅台幸氏族谱,问我有无本姓族谱,我将上述"简表"复制一张给他。我当时编"简表"的想法,就是让社会上的人们、让后代更多的了解幸姓家族史。

★ 族谱《幸氏古今》的出版发行具有深远意义

记得1991年6月21日,我读到当天《梅州日报》辉烈叔大作《梅州幸姓的由来及播迁》一文,心情非常激动。第二天我便专程请假回家,找到辉烈叔,表达了我高兴的心情,同时建议编写双溪村幸姓族谱。后来,在国内外宗亲的支持、帮助下,终于编成了一部全国性的幸姓族谱《幸氏古今》。《幸氏古今》的出版,首先要感谢13位编委辛勤劳动,其次要感谢广大宗亲在道义上、经济上的大力支持!

1994年11月20日,《幸氏古今》编委召集幸氏宗亲,在兴宁县径心镇隆重举行《幸氏古今》发放仪式。现在,该书已传遍国内各省市、香港、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美国、欧洲、台湾等地,可以说是遍及全球!它不仅告诉人们有关幸氏的起源和播迁、世系、文物资料、地理人文,成为研究客家文化、历史的珍贵文献,而且向世界宣告:幸姓历史悠久,人文鼎盛,是堂堂中华民族百姓之一!

我深信,随着《幸氏古今》族谱的发行,幸氏将成为中国甚至世界家喻户晓的姓氏,我们的后代,再也不会因为姓氏被人误写而苦恼,再也不会为此而多费唇舌了!

(幸勇,家名幸菊芳。本文原载《追寻激情》第25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