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校史档案】第十四期:曾肯成:国家秘密的守护者

发布时间:2020-11-09

作者:

访问量:

曾肯成:国家秘密的守护者


曾肯成教授拒绝美国利诱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流传着一则关于曾肯成教授的故事,时常为师生们津津乐道。

1989年1月,应美国路易斯安那大学拉斐特分校的邀请,曾肯成教授前往该校长期访问讲学。同年,曾肯成参加每年一度的美国密码学大会,在会上谈到了美国商用密码加密标准的一处疏漏。这个细节引起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警觉,他们通过仔细调查认为曾肯成是一位密码天才,决定设法进行策反。先由联邦调查局出马,定期拜访,实施软功夫动员曾肯成留在美国。曾肯成只坚持一条,学术研究可以合作,搞密码不行,绝不能威胁国家的秘密。联邦调查局拜访了十几次毫无进展,中央情报局出场了。中央情报局直奔主题,开出不菲的条件,美国德州农工大学终身教授,提供一处宽敞的住宅,为曾肯成患病的女儿提供免费治疗等,要求曾肯成留在美国为他们服务,利诱之中也隐隐包藏着威胁。

在联邦调查局的拜访中,曾肯成已经察觉到美国人的策反意图,他多方联系在美国的同事进行咨询,并接受他们的建议,寻找机会将自己的处境向路易斯安那州附近的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作了详细汇报。中国外交部得知情况后,向中国科学院通报,中国科学院立即安排人员赴美, 协助曾肯成处理回国事宜。曾肯成很快顺利回国。曾肯成后来回忆说 :“从1989109日至1991124日,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的人员曾经先后找过我20次,保证提供永久居留权和高薪科学家待遇。我没有接受他们的诱惑,也没有泄露我们自己的实际研究成果,并且从一开始就向我国驻美国使领馆和国内来访的科学院领导做了多次汇报……党和政府相信我,我感到十分欣慰!”


曾肯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曾肯成,湖南涟源人,195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 19591月进入中国科大数学系任教。曾肯成素怀赤子之心,从不因个人荣辱而损害祖国的利益。他1956年留学苏联,在苏联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学习期间,因言论问题被错误定为右派并被要求立即回国。当他站在莫斯科火车站的月台之上时,正好有两辆方向相反的列车,一列往北京,一列往华沙。他明知回国当“右派”要接受批判,如果登上去华沙的火车,也许能逃脱暂时的厄运,但却会走上背离祖国的道路,他选择了回到祖国。当年莫斯科月台上那个笔直的背影身上,散发出的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赤子情怀。

中国科大并没有因为曾肯成的右派身份而忽视他的教学才能,曾肯成在宽松的政治氛围中全力以赴投入到学校的教学工作中。曾肯成的教学方式是启发式的,整体思路清晰,语言生动活泼,每门课都形成一条知识树,使学生易于掌握。曾肯成讲课一般不从定义出发,而是从数学故事开始,在讲《抽象代数》时从三等分角、五次方程求根公式这样有名而又有趣的故事开始,引起学生的探索求知兴趣,并逐步深入。他在讲通信和编码时,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来表示通讯手段,烽火是敌情的编码,家书则代表我方的编码。此类的故事、类比在曾肯成的课堂上层出不穷,于是数学不再是深奥、枯燥的代名词。他还喜欢在课堂上提出问题,以此打开学生的思路,并在解决问题中掌握数学的精髓。

曾肯成学识渊博,不仅数学领域涉猎广泛,文史知识也是洋洋大观,加之才思敏捷,出口成章,上课几乎不需要教材。他在课前打好腹稿,按照自己的思路讲下去,几乎从不出错。但偶尔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有一次讲定理的证明, 突然证不下去了。他略一思索,一拍大腿,大叫一声 :“唉,笨蛋,这里错了!”立时更改思路,又滔滔不绝地证下去了。

虽然自己上课不怎么用教材,但曾肯成为中国科大的数学教材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国科大建校初期各系使用的《微积分》《线性代数》《复变函数》《数学物理方程》等讲义皆出自他手。曾肯成写讲义也有自己的特点,不像别的老师那样写写停停,他一旦动手就直接写到底,一气呵成,经常是一支笔、一支烟通宵达旦,一个星期就完成一本讲义。这令同居一室的青年教师史济怀叹为观止。曾肯成编写的讲义经过一代代中国科大教师的改编,现在还在影响着成千上万莘莘学子。


曾肯成教授和中国科大

曾肯成教授在中国科大作关于密码学的报告


1974年,中国科大数学系开展编码方向的研究,曾肯成开始接触密码学。“文革”期间,他带领一帮年青教师和学生开展移位寄存器的研究,并取得了不俗业绩。1978年,由于出色的教学科研业绩,曾肯成被学校直接由讲师聘任为“文革”后的第一批教授。就在曾肯成准备在密码学领域大展拳脚之际,他的女儿突然患上红斑狼疮恶症。为了方便女儿在北京治病,曾肯成经中国科学院院长方毅等领导指示,调到中国科大研究生院(北京)任教,开始了一年多的东奔西走、到处代课挣医药费的艰难生活。后来组织上了解到他的特殊情况,解决了他为女儿治病的部分费用,缓解了他的经济压力,女儿的病也逐渐好转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曾肯成找到自动控制专业的吕述望、赵战生等青年教师,自发成立一个“电子密钥研究小组”,开展流密码理论算法的工程实现研究。他们经常以家为办公室,尽情讨论,夜以继日,困了就东倒西歪休息一会,谁要是有了灵感又爬起来继续讨论。直到198411月,中国科大研究生院(北京)成立数据与通信保护研究教育中心(DCS中心),从事密码学理论与实践的研究,他们的研究条件才有了根本性的好转。曾肯成带领DSC中心全体研究人员在密码学理论和密码机的制造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为守护国家机密做出了突出贡献。1991年,经过严格评审,DSC中心成功升格为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1992年,以曾肯成教授领衔的密码学应用研究成果也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