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美国的避难所与无家者

发布:2017-04-06 14:37:25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302


  651的罗海鹏已经在科大校友网上发了四、五篇关于我(胡述安,科大641)的文章,所以我就用不着介绍自己了。受罗海鹏的启发与鼓励,我以与诸位同学对话的口气,整理出这篇小文,希望科大的老师、学長、学弟、学妹不要见笑。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其实自十九世纪洋务运动以来,到美国留学、经商、考察、移民的中国人大概有千万数量级,描写美国政治、经济、社会、历史、现状等等文章、书籍肯定也是汗牛充栋,尤其是现今互联网时代,每天总有几十、上百篇。但是我要讲的关于避难所与无家者的话题似乎无人谈及(后面也会讲到原因),因此此文还是有其价值,自认为不会浪费诸位的时间。

  我妻子曾经在美国康纳狄克州(Connecticut )首府(类似于中国的省会)哈特福得(Hartford )的闹市区(down town)经营过一个小小的一元店,我也经常利用周末与假期去帮忙。商店旁边(约二百公尺内)就有一个避难所(shelter),经理名叫约翰(John,中年白人),到我们店买过东西,我与他交谈过,大長见识。经常住在避难所的游民(homeless ,最准确的翻译应是"无家者"或"无家可归者",但美国华文媒体多翻译成"游民",因为听起来比较中性,大陆有些写手翻译成"乞丐",这在美国是万万不可的,因为较真的游民可以据此控告文章作者而且必赢)也有很多在我店里买过东西,其中一个叫托尼(Tony,后面会详细讲他的故事以及我与他的交往)的黑人后来还成了我很好的哥们儿。
  首先这些避难所大都不是政府所办(至少我了解的不是,不排除有政府办的),大部分是教会利用教堂的附属空间办的,可能也有一些其它非政府组织(NGO)办的。John是办这间避难所的教堂给发的工资,估计四丶五万元(在美国可算中等偏下一点,他讲decent,翻译过来是过得去的,有尊严的。注意这个词很有用,如你不愿意讲收入或营利额,都可用这个词对付。我从他的车及车里的情况判断出来的)。这间避难所还经常有四丶五个人工作,负责接待,准备晚歺与早歺,分配床位与locker(放个人物品的小箱子,有锁的,John就是来我商店买锁的),这些人都是沒有工资的义工(Volunteers,中国翻译为志愿者,这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但美国的义工与中国的志愿者有巨大的不同,因离本文的主题太远,这儿不多谈)。     这些避难所当然需要经费,得靠教会去募捐,对象是大的全国性的基金会丶当地较大的商店或公司。John买了我约100个锁,先跟我讨价还价一番,完了并不付我現金,给了我一箱别人捐的帽子作交換。为了募捐,他们要拍很多照片与视频,表示运营得很好,环境干净整洁,食品丰富新鲜,游民红光满面、表情愉快。当然主办者也能从(很可能是州或市)政府领到一些钱,但美国政府的钱讲究Match,就是说数量不固定,百分比固定。你募捐来的多,政府也给的多。
  再其次什么人可在避难所过夜,John回答我说任何人(anybody)。我特别说如果雪大我回不了家可否去,他说当然可去。大概需要登记一个名字,不需任何证件。美国人、外国人、合法移民、非法移民,哦,这儿我讲漏嘴了,应该讲"没有文件的移民"(nondocumented  immigrants )都可以在避难所过夜。据我观察住在避难所的大都是中南美洲的人、黑人,少量白人,几乎从未见过华人。
  一个人在一个避难所能待多久呢?Tony告诉我,旁边这间避难所规定是最長6个月。大约一个星期前,你就会得到通知,让你搬出去。Tony跑到另一避难所待了一星期,又回来,可再待6个月(当然不同的避难所会有不同的规定,因为政府没有办法,更没有意愿去管制这些避难所)。Tony讲他为何回来,一是靠我商店近,二是那儿吃的不如这儿的好。

  在避难所可以洗澡(可能不是每天可以)。供应晚歺与早歺,质量是decent(你看,又用一次),与一般的美国家庭的晚歺、早歺没有什么区别,就是汉堡包丶牛奶丶水果丶麦片、煎鸡蛋、热狗丶三明治这些了,不可想象有什么美味。下面讲的应该是避难所最大的缺点了,你不能24小时待在里面,上午8时必须离开,下午4时才能进入。没有这个缺点,避难所就有点象商业旅馆了。

  这样的话这些人就得自己想办法怎么去打发中间的八个小时了。极少数人有比较固定的全时工作(full time)。我认识一个从非洲加纳来的靠抽签得到绿卡的黑人就是这样的。他曾与我谈到过恩克努玛,这可是著名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我猜不会再有科大的学弟、学妹知道这位加纳前总统。其实他的收入是可以租房住的,他住在避难所的目的是省钱回加纳探视家人。也有打点零工挣点小钱的。大部分的人就在街上游逛,Tony能在我商店坐二丶三个钟头。当然也有在街上乞讨的(下面会详细讲)、交換毒品与性的、偷东西的、站在路边聊天的,等等等等。但诸位可以猜猜对他们来说最好的去处是哪儿,我这儿卖个关子,下段再写。

  这个最好的去处就是图书馆。图书馆冬有暖气、夏有空调,安静明亮,免费上网,是这些游民的最爱。我每次去店里路过一个图书舘,如临近开门时间总是看到有几十个人等候,我估计至少80%是这些游民。申屠洪男(641同学,儿子在新泽西的很富裕的Town)与王逸明(641同学,女儿在加州的Mountain View, 著名的硅谷山景城)讲他们住的地方的图书舘没有这样的人,这是因为那些地方根本不会有这样的避难所,而新泽西的纽瓦克与加州的旧金山就很可能有。 这也正是几乎没有什么文章谈及这个话题的原因。来美国混的中国学生不论求学还是工作根本不可能住在那样的地方,而活动在闹市区的偷渡来的中国人英文不够好也不能深入了解。

  这些游民的乞讨方式与中国不同,首先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从未见到化妆表演缺胳膊少腿象残疾人似的,第二身上绝不能有怪味。非中国人对气味的容忍度大大低于中国人。他们走进商店,象正常顾客一样。当售货员找钱给正常顾客时,他们会要求顾客把零钱(change,硬币)给他们,据我的覌察,成功率至少一半。他们要保持流动性,会坐巴士跑到飞机場和mall里去。有几个游民经常用硬币找我換纸币,我估计他们平均每天成绩大概有50元。
  不容讳言,这些游民当然有很多会到商店偷东西。我买下这个商店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监控系统,8个摄影头、电脑能保存录像两星期。顾客一进门我就盯着荧光屏。平均每月能抓住五、六个左右。当然把货取回让小偷走人。找警察是没有用的。Tony也经常指着离开我商店的人说,谁谁是贩卖毒品的,谁谁是妓女,谁谁企图偷我挂在门外高处的裙子等等。
  最后一段讲讲Tony的故事以及我与他的交往。Tony在这些游民中是个异类。他的档次比较高,个人物品比较多,避难所的Locker放不下,跟我谈能否放在我店里,每月给我十元租金,(当然在打过几次交道,有一定的信任感之后)我同意了。随着来往与交谈的增多,我与他真成了朋友。此人年青我十岁左右,当过五、六年的海军陆战队(Marine Corps ,应是美国比较厉害的军队),个头比我高一点,手很長,我挂在高处的裙子,我是用叉子叉上去的,他用手就够到(如在中国,他至少能混到省篮球队)。他有些中国人很难理解的收入,如康州有一个帮助这些退伍军人的基金会(也与政府没关系)每月能给他寄四、五百元的支票(就用避难所的地址),他还教其它退伍军人去申请。他也能领到联邦政府按月发的食品券。据我观察,他的生活档次比我要高。举一小例说明,他有一相当好的自行车,要买锁,我店里仅有比较便宜的中国造的,只要4元或5元,他说这些锁都是trash(垃圾),当天他买来一把60元的(可能也是中国造的)秀给我看。其实他年轻时也结过婚(现状说明肯定已离婚),很長时间也有正规的工作,根据他工作与当兵的年头,他有资格领取联邦政府发的退休金。唯一的问题是他不到65岁,只能领到80 %,而过了65岁开始领,就能领到100%。因此他需要在避难所待到65岁。据他说他有一儿子是医生,按中国人的逻辑,高收入的儿子有责任帮助他的。但美国没有这样的逻辑与法律,他也只能在避难所里再待下去。这哥们儿可算是无家可归者中的贵族。
  这样的避难所在有十几万居民的康州首府有5个,这一所有近200个床位,接收男女成年人,不收小孩。别的可能有不同的規定。在Google地图上能找到这些避难所的地址电话及开放时间。
  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会有比较贫困处于社会底层的人。诸位肯定能看到中国大街小巷的游荡与乞讨的人,也肯定从报刊上看到政府办的收容遣送所,这些就类似于我讲的美国的游民与避难所。诸位可以自己比较一下我讲的美国的情况与中国的情况,发现各自的有待改进的地方,提高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人性化程度。这就是笔者写此小文的初衷。

胡述安(641)     2017.4.6


校友文稿
严济慈校长的浓浓乡情和校情
我父亲罗立斌和科大党委书记..
寇克曼女生散步问题
谈谈美国的避难所与无家者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