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发布:2017-03-27 11:39:48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390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王元元是科大651我同班同学,他是乒乓球校队的,我也曾经是乒乓球校队的,但后来被淘汰了,可他一直都是校队的。文革中,他和我都喜欢下围棋、打桥牌,还有我拉手风琴他唱歌剧《江姐》里的“红梅赞”,他唱得好极了。所以我们也可以算是好朋友了。大学后期他帮我在上海晒照片,帮我弟弟买上海回力球鞋,现在一想起来,总是很感念他。
                                   
                        王元元(右)、莫绍揆(中)和我,1983年在广西南宁。

1966年文革初期,我们科大651全班同学都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积极投身到伟大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去,王元元当时表现得更为突出,经常刷出大标语,支持革命、支持造反,大标语的毛笔字也写得很漂亮,他很快就成了学校的知名造反派了。

1967年初上海1月风暴,率先成立革命委员会,代替了旧的党委、政府,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成了除毛主席、林彪、中央文革之外的最权威的文革领袖了,到文革后期演义成为著名的四人帮。他们起家的一个重要功劳就是正确处理了上海安亭事件,这个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现在也还搞不清楚。但王洪文从文革前一个工厂的保卫干部,后来一跃成为国家副主席,提拔的主要理由就是他工、农、兵都当过,正确处理了安亭事件,还有一些什么其他的文革功绩。

各省也纷纷成立革命委员会,广西成立的是革命委员会筹委会,我父亲在广西代表老干部被结合进筹委会,任副主任。他有几个月到北京来,住在解放军政治学院,各省的两派的头头都集中在那里,中央给地方对立的两派进行调和。解放军政治学院和中科大是邻居,晚上有时我跟父亲约好一起在玉泉路、永定路这一带散步。有一次散步碰到一位父亲的老战友,对方大约已经退休了,聊得挺高兴,就去他家坐坐。聊了什么?我现在一句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说他现在的兴趣是收集文革小报、传单,他家里的两个四、五层的书柜,存满了各种文革小报、传单,分门别类、整齐有序地摆放着,总数有几千份、上万份。从这个事例可以看出,那时的人是多么珍爱这些文革小报。

章正义、王元元成为651东方红红卫兵的头头。谢韦克和我因为是干部子弟,被排斥在运动之外,像鲁迅笔下的阿Q那样,想造反而没有资格造反。而我们又不甘心这样,就讨好造反派,主动向王元元请求工作任务,那时大约是1967年的春末夏初,王元元把刚从上海带回来的小报给我们拿去散发。

我有公共汽车月票,谢韦克有自行车,所以交通费是不用另外花钱的。我们拿着一麻袋100多份4开纸4页的小报就出发了,约好在长安街西单十字路口碰头。到了西单,我们先看看小报,全是大篇幅地讲上海安亭事件的,由于讲得太细致、太具体,因此根本看不懂在讲什么。安亭事件,中央早已有定论了,我们当时认为这张小报就是在中央定论的基础上,再作出更充分的解释。文革前《人民日报》是7分钱一份,2开纸6页,《北京晚报》是2分钱一份,4开纸4页,文革中所有人都没有提工资,报纸应该也不长价。我们决定这份小报卖5分钱一份,如实在卖不出去时,就再改为赠送。西单那较宽阔的场地上冷冷清清,来往人很少,我就厚着脸皮叫卖:“请看上海安亭事件真像,5分钱一份。”虽然街道上人少,但路过的人几乎个个都买,还碰到了好几个谢韦克或我的熟人,那时的北京可真小。虽然街上人很少,虽然我们设置了一个较高的售价,但没想到半个钟头左右,100多份小报就全部卖光了。

大约到了1968年的下半年,早已是工宣队、军宣队在学校掌权了,他们突然说王元元是反对张春桥的。这真是匪夷所思,张春桥那时可是如日中天,是深刻领会了继续革命和反对资产阶级特权理论的文革第一人,连后来林彪站出来和他斗都败下阵去,王元元哪里是对手。真是世事难料,不过我也没有认为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几年后忽然想起这事,心里一惊,觉得有关系了,当年在西单散发的那张小报到底是支持张春桥的还是反对张春桥的?简直不敢想下去,如果那张小报是反张春桥的,那自己不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反革命份子了吗?

直到1976年打倒了包括张春桥在内的4人帮,我心里的这块石头才算落地了,谢天谢地,不会成为反革命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英雄,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那张小报的基本观点是什么,如果知道它是反张春桥的,那当时是绝对不敢拿出去散发的。

这篇文章写成后给王元元看,他说他当年根本没有反对过张春桥,没那么大本事,反张春桥是工宣队、军宣队硬栽赃给他的。实际上他可能也搞不清楚当年我和谢韦克散发的小报内容是什么、观点是什么。

             罗海鹏(651),2017、3、27

校友文稿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
反革命分子胡述安的解放
广西请赵忠贤院士吃饭
胡述安去华罗庚家、看毛主席..
胡述安是怎样成为反革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