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发布:2017-03-17 23:31:37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516


我1964年考上科大数学系,1987年考上美国的博士研究生,在中国生活了四十年后又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年,我大概有资格写下这篇小文来谈谈两国的社会民情的相似之处与不同之处。 

首先我感觉绝大多数美国人基本上不关心中国的事,实际上不关心所有美国以外的事,甚至不关心外州外地的事。经常听到看到的一句话是"Any political issue is local(所有的政治话题都是当地局部的)"。竞选前几个月,开车看到路边的广告牌除了有支持、反对总统、州长、参议员、众议员候选人的,更多的是支持、反对某人竞争镇(Town,最低层行政单位)的教育理事会的成员(无薪职位),或者支持、反对镇的预算,或者支持、反对镇里提高mill rate(财产税的税率),或者支持、反对镇里批准某大型连锁企业在当地开店等等,都是些非常具体琐碎的事务。 

就我待过的几所大学来说,师生们知道的中国城市大概只有北京、上海与香港。需要三到五分钟才能讲清楚我的 hometown 南京,尽管南京是中华民国的首都,应该还有点知名度的。同样的,一般的美国人也不太听说也不想知道中国的领导人是谁。估计会有10%的知道毛,5%的知道邓,极个别知道林、周(亲自听到有一人知道林彪,此人来自古巴)。我妻子开的一个小商店卖过有这些领导人头像的中国结,从销售情况也可估计出来。而胡赵江胡等,则完全没人知道。与中国国内的朋友聊起这些情况时,没人相信,因这些领导人都多次访问美国,报纸与新闻联播都是头版头条大幅报道。但在美国,电视报纸全是民营,这些送往迎来的事在媒体看来都没有新闻价值或者价值极低,因此根本不报道或者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我还有切身体验说明这一点。每学期开头,都要向学生介绍自己,在黑板上写出姓(last name)Hu,没有学生知道怎么读,我解释就象 Who 一样地读,还开玩笑地说一句 " Who is Dr. Hu? "这句有点幽默感的话渐渐被很多人知道。我还对学生讲"This is the first last name of China,sinceChinese President has the last name Hu."学生们哄堂大笑。清华胡学長当政十年,我在美国各大学这样介绍至少80次,但到最后好像也没有一个学生听说过或者想知道谁是 Chinese President 。但这个我独创的短语 first last name, 也象first lady, first daughter 一样在校园里流行起来。 

诸位还可猜猜在这些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人中间谁在美国最著名或者最流行(popular ),既不是马克思,也不是斯大林,更不是毛泽东。最最有名的是古巴的第二把手切·格瓦拉,不知道有多少学弟学妹会知道这位五十多年前死于玻利维亚政府军的围剿的奇人。夏天相当多的人穿的T-shirt 上都印有格瓦拉的头像,这大概与某种流行音乐有关。这个答案与这种解释初看来真是有点匪夷所思,但细想一下似乎也有其道理。 

在美国还真碰到过一个大学本科生手持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与他交谈了几句,他讲当时他选修了什么政治或历史的课程,这是授课教授指定的参考书,为了考试混学分他只能看看,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他也提到柬埔寨共产党波尔布特杀人如麻的事。还碰到过一个大学生给我一張美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也叫"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我接过来看了看,只是普通的计算机打印纸大小,编辑部地址就在纽约华人最多的法拉盛。我怀疑十有九只是一帮美籍华人搞出来的,可能在美国社会毫无影响力。总的感觉是这种乌托邦意识形态的百年实践已经完全毁坏了自己的名声,想要翻过身来恐怕要再等百年之后了。 

当然对美国参与的推翻薩达姆与塔利班的伊拉克阿富汗战争,关心的人会多一些,但往往是反对的声音较強。路边一教堂好几年一直悬挂着反对这些战争的广告牌,每天更新死亡的美军人数。这样的情况在中国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不是会第二天、第三天被当局勒令禁止,就是会被持不同观点的谴责为"汉奸"进而爆发更大的冲突。 

我们的青年时代,当权者为推进文革鼓励所有的人"要关心国家大事",因而几乎所有的人都成了政治动物,"身居茅屋,胸怀天下"。数学系的黄克诚老师(与黄克诚大将同名)能历数所有省的第一把手以及元帅、大将、全部上将,至今让我印象深刻。当时的老五届大学生,大概都能说出一堆苏联、美国、日本的前任及现任领导人,直到国防部長、外交部長。

几十年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中国的老百姓的政治热情也是大大地降温,俄罗斯的领导人,大约只有一个普金为人所知;日本只剩一个安倍;美国可能有川普、希拉里、奥巴马还能被中国老百姓谈及。中国人也逐渐象美国人,更关注于 local 的政治话题,更关注自己的切身利益,比如自己省的高考录取指标,小升初、初升高的政策,以及拆迁补偿,企业职工与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的退休金差距等等。对各种鹰派人物鼓动的"抵制美货、日货、韩货"的言论,响应者也是寥寥无几,而且这些鹰派人物都被看成是"蠢货"。我认为这是大大的好事。大多数人神经逐渐正常,时代毕竟进步了。 

胡述安(641),2017.3.17


校友文稿
严济慈校长的浓浓乡情和校情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
反革命分子胡述安的解放
广西请赵忠贤院士吃饭
胡述安去华罗庚家、看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