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上大显身手

发布:2017-02-08 15:22:40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901


1964年考入中国科大数学系的胡述安,文革一开始就成为“反革命”。1976年四人帮被打倒,文革结束,1979年中科大给胡述安彻底平反。

1978年恢复招研究生,南京大学数学系3个专业招收了近20名研究生,其中绝大多数是南大数学系毕业的,而且是63级以上的。而胡述安与我同班同学王元元居然以外校低年级身份考进去了,这让南大本校的同学刮目相看,说你们科大的本事够大、胆子够大,64级、65级的竟然敢闯到我们的地盘上来了。

当时南大教师工会组织高考补习班,这是南京市名气最大的高考补习班了,每年有好几千学生,在芦席棚搭起的临时教室上课,一个教室能坐100人,晚上给社会青年补习数理化等。学生报名交费后自由选老师、选教室,因此教学效果好的连窗台上都坐着人,过道上都站着人,教得效果差一点的教师干一年就不干了。南大数学、物理、化学系的研究生凡是当过中学老师的都去兼课,但只有胡述安、王元元一直上了3年,直到研究生毕业离开南大。胡述安自己总结能够讲3年的原因是,胡和王虽然都是南方人,但大学上的是北京中科大,嘴皮子练好了。

胡述安研究生毕业分配在一个军队的工程学院,一年后就主讲全院8个专业的高等数学,这可以说是工科院校最重要的大课了。胡述安分析,可能是原来的老教员在文革中有的挨整转业回家,有的虽然还在军队里,但一会儿参加支左,一会儿参加三结合的革委会,微积分、向量、矩阵这些东西都忘光了。如果在地方大学,别说是科大、南大这样的名牌大学,就是一个师范学院,刚去一年的年青教师也决不可能挑大梁的。

后来有一个系(师级)的头对胡述安说,前两年他们系很多学员想考研究生,但由于教高等数学的教员不行,没有一个人考上,据他所知,全院也没有一个人考上,请胡利用课外时间给办一个高等数学的补习班。这个补习班是没有报酬的,也不算工作量的,是不能命令胡去上的。但胡还是答应去上了,他给100多学员补习了一个学期的高等数学,结果有9人考上了研究生,据说还有一人考上了中科大。

学院钱院长(94年评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来听过胡述安的一次课,他说,听好多系里干部反映,胡教员讲的课很受欢迎,来看看到底怎么样?果然非常好,提一个小意见,课间休息时不要在教室里就点烟。

胡述安还是有点“反革命”的本性不改,他爱提一些另类的意见。例如部队分房子,一般是按大学学龄加工龄加军龄来决定先后次序。而胡述安提意见说,这个次序应再加上“减党龄”,因为共产党人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这样做就能真正得到人民的拥护。他还说,党的总书记胡耀邦不应该领国家的工资,因为他没有政府职务,应该用党员交的党费给这些只有党内职位的人发工资。其实胡当时对自己分到的房子很满意了,他对胡耀邦也是非常拥护与敬佩的。胡述安的这个脑子真是一根筋,这只会给自己找麻烦,他的这些观点在我们中国没有市场,在美国还差不多。所以胡述安1987年考上了美国的博士研究生,最终去美国发展了。

胡述安在《数学学报》、《数学年刊》、《数学研究与评论》、《南京大学学报》、《Linear Algebra and its Applications 》、《Linear and Multilinear Algebra》等杂志发表了30多篇论文。他前期的研究方向是同调代数,后期的研究方向为矩阵的数值域,他大多比较重要的成果均来自矩阵的数值域。矩阵的数值域方向的领军人物是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Linear and Multilinear Algebra》主编M.Marcus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C.Johnson,他们提出的一系列猜想被胡述安解决了7个。因为不方便用数学符号和过多的专业术语,这里只陈述其中一个最简明的猜想是“一个矩阵的固定式数值域是零点集当且仅当此矩阵是零矩阵”。M﹒Marcus 80年代中期曾到南大访向,作学术报告时就曾涉及这一猜想,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这一猜想最终被胡述安彻底解决了。

                   罗海鹏(651),2017、2、7 

校友文稿
严济慈校长的浓浓乡情和校情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
反革命分子胡述安的解放
广西请赵忠贤院士吃饭
胡述安去华罗庚家、看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