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述安是怎样成为反革命的

发布:2017-01-10 10:03:36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1020

    1、成为反革命

我们651(65年入校,数学系)全班同学,1966年6月上旬从军训地点山西大同返回学校,这时641的胡述安就已经成了反革命了,至于他为什么是反革命?我一直是不知道的。50年后,641、651在北京廊坊聚会,胡述安偕同夫人专程从美国飞回,通过他的讲述,我才了解了事情真相。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在全国熊熊燃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6月2日停课,6月3日胡述安和许多同学步行几十里,到北京大学看大字报。回来后,胡述安激发起来的革命热情抵消了身体的疲惫,写了几十个字的表态大字报,签上名字。旁边有人出主意,把重点的字用红颜色勾出来,大字报更醒目,胡述安就这样做了。这时吴欧琦在旁边提醒,等墨汁干一点儿再贴出去。但这时胡述安已经很累很困了,等不及,就把表态大字报贴了出去,回来就睡觉。

未干的颜料从胡的大字报上流淌下来,划过了“席”字,划过了“党”字,马上就被人贴了大字报,把胡打成反革命。消息传回来,吓得胡述安都不敢去现场看,更不敢去撕下大字报了,那样会被人认为是销毁反革命罪证。就这样,胡述安成了一个现行的反革命分子。

 

2、其实不过是一个“准”反革命

不过胡述安这个反革命,严格地说,还不是一个完全的反革命,还差一点,只是一个“准”反革命,因为在全校教职员工眼里,他已经是一个反革命,而在641他们班,他还不是一个反革命。

2、1、胡述安成反革命的当天,他们班仅有的3个女生就偷偷塞给他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我们认为你不是坏人”,后面是3个人郑重的签字“陈秋桂,许甫华,刘淑霞”。

2、2、北大附中的红卫兵小将彭小蒙得到了毛主席回信支持,名声大振,大家争相遨请,科大也请她来扇革命之风、点造反之火。为营造气氛,拟把已定成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的抓上台去斗争。有几个人来到641宿舍抓胡述安,胡述安想好了,待对方抓住他时,他就找机会跳楼自杀。这时641站出十几个人,挡在宿舍门口不让抓胡述安,641领头的是薛斌,他当时是校革委常委,641同学告诉对方胡述安是人民内部矛盾。

2、3、不久,掀起了全国大串连的高潮,1966年10月,学校里人都快走空了,几乎就剩胡述安一个人了。他也待不住了,决定一个人步行长征,从北京走到南京,他是从南京9中考上科大的。到南京后找到中学的同学,就一起继续出去串连。这时胡述安很舒心,因为周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把他当反革命分子对待。

但在湖北武汉大学校园里,冤家路窄,狭路相逢,胡述安竟然碰到大学同班两位同学,一个是党员林京利,他是数学系学生会主席,一个是党员何江华,他是641班长。胡述安惊出一身冷汗,他们俩人很可能把胡抓起来,扭送回学校。正当胡述安惊魂未定时,这两人发话了:“胡述安,虽然你有点问题,但出来见见革命世面,对改造自己的世界观还是很有作用的”。而且令胡述安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人马上要回北京了,他们把身上剩下的钱和粮票都给了胡,让他更安心地接受社会的再教育。

2、4、有一阵子641孙強成了头头,那时胡述安是不是还在串连?孙強托人传话给胡,让他赶快回来,有平反的机会了。但“东方日出西边雨”,“城头变换大王旗”,待胡述安赶回来时,形势已大变,机会已失去。

 

3、层层加码,一步步坐实了反革命的地位

但命运最终还是把胡述安引向了反革命分子的不归路。这也要怪他自己,他本身原不是一个安份守己的人,虽然处境已经这样了,他还是爱思考,爱讲话。批判电影《早春二月》、《桃花扇》,他就说《早春二月》、《桃花扇》好看;批判邓拓的《燕山夜话》,他就说《燕山夜话》有教育意义;社会上掀起批判“二月逆流”的高潮,他就为老帅鸣冤叫屈。就这样,胡述安一步步坐实了他反革命分子的地位。平常跟他谈得来的郭守中、吴宗其也被拖累,成了反革命边缘人物。

641、651宿舍附近的厕所出现反动标语:“老毛,你敢辩论吗?”当时谢韦克、我和胡述安是书写反动标语的被怀疑重点对象,被怀疑的理由是谢韦克和我是干部子弟,胡述安是反革命分子。后来经过调查,谢韦克和我没有作案时间被解脱了,而胡述安是怎样被解脱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者他就一直被挂着。

1969年3月,641、651去北京西边的大山里修战备铁路,住在荒凉的大石山上搭建的帐篷里,伙食很好,主食随便吃。胡述安用纸包了半个馒头,想晚上饿了再吃,但后来忘了。第二天吃早饭,热腾腾的新鲜的馒头又上来了,胡述安才想起兜里有半个又冷又硬的剩馒头。他偷偷走几步路,把旧馒头扔进陡峭的山沟里。但不想这旧馒头还是很快就被人捡回来了,包的纸上有胡迖安写的字,铁证如山,马上就勒令这个不尊重劳动人民的血汗果实的反革命分子作深刻检查。

想革命但不让革命,而且是被革命,只能老实待着。但胡述安他坐不住,不甘寂寞,他认真学起了《英国工人阶级现状》、《反杜林论》、《自然辩证法》等马恩原著。1969年夏,641、651经常被集中到一起学习、讨论,又揭发出来胡述安一个反动观点。这个反动观点说的是毛泽东思想是“流”,马克思主义才是“源”。按说这个观点本来应该认为是常识,是当然正确的,但是在文革这个大环境下,它就是反动的。人们经过了怀疑一切、一分为二、顶峰、一句顶一万句大讨论之后,谁都不敢再触犯这个禁区了,一触犯就成反革命。但这个不安份的胡述安,还是要跳出来,增加自己反革命的筹码。

还有一件事,那时的《参考消息》经常登南朝鲜学生上街游行,和政府对抗,搞得整个社会乱糟糟的,相对比,我们中国安定团结,形势大好。但641有学生和数学系教师议论,认为这说明南朝鲜民主,社会进步,这个反动观点被揭发了出来。50年后的聚会上,我问胡述安,当时发表这个反动观点的是你吗?他说不记得了。那发表这个反动观点的也许不是他;但也可能还是他,因为他反动观点太多,难免自己多年后把其中的一些忘掉了。

胡述安的反革命分子材料一大厚本,20、30页,是蒋**老师整理的。吕竞把胡述安成为反革命的那张大字报完整地保留在了胡的档案里,可能是为了坐实胡的反革命性质。但根据吕竞的政治斗争经验和政策水平,他也很可能是为了过后什么时候,形势变化,这可以为胡翻案留下凭证。

 

                    罗海鹏(651),2017、1、9


校友文稿
严济慈校长的浓浓乡情和校情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
反革命分子胡述安的解放
广西请赵忠贤院士吃饭
胡述安去华罗庚家、看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