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中国科大对我科研的帮助

发布:2016-12-05 14:29:34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1005

   我主持的Ramsey数研究课题,2001年获广西科技进步一等奖、2006年获广西科技进步二等奖,还获得了广西科学院科技成果特等奖、广西计算机优秀成果一等奖。

我初中上北京八一学校,第一次听老师讲到华罗庚。1962年上北京一零一中高中,非常喜欢数学,看过华罗庚写的《数学归纳法》、《从祖冲之的圆周率谈起》,听过他的讲座《谈谈与蜂房结构有关的数学问题》,后看过颜基义(科大老师,下面所点人名不注明学校的就都是科大老师或同学)整理的这个讲义,非常崇拜,因此1965年考大学就报了华罗庚为副校长和数学系主任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上大学后并未看到华罗庚来亲自授课,有点遗憾。但发现我中学时看的数学小册子《从刘徽割圆谈起》、《平均》、《复数与几何》、《等周问题》等的作者龚升、史济怀、常庚哲、蔡宗熹等都是这学校的老师,又高兴起来。

经过了文化大革命,1970年分配到贵州,1972年调到广西,1978年到广西科学院。1979年经过和华伟范联系,回母校进修计算机软件专业,住在张兴的房子里。上课和原近代力学系的张正铀同桌,孙淑玲教的“离散数学”我学的最认真,沈韵秋教我入门“图的带宽问题”。回广西后王元元找我合作,翻译了《离散数学的理论和习题》,这好像是我国正式出版的关于离散数学的第一本中文书。曾肯成跟我讲,广西的麦结华数学水平很好。回广西后我找麦结华合作,写出论文“关于图的带宽的几个定理”,投给陈德泉,后在《应用数学学报》上发表了。

1981年李乔在美国进修,来信说,Ramsey数问题是美国博士生论文的热点,我很感兴趣。经过一段时间的知识积累,我和广西梧州学院的苏文龙、和张正铀、和华南师大的吴康等开始攻关Ramsey数问题,广西科学院的黎贞崇、何建东也参与了科研工作。

真正的突破是在1996年,以苏文龙为主获得的Ramsey数第一批重要成果,由李乔写成短文在《科学通报》上发表,而后获得的对角线上的一系列新成果也由李乔全面改写论文,发表在《中国科学》上。

向国外重要杂志的许多投稿都是由杨劲根把关甚至全文改写英文。沈韵秋也改写了合作的一篇论文,美国数学会前任主席R.L.Graham把它推荐到《AppliedMathematics Letters》发表。冯克勤、董亦农、戴国忠、肖连华、李尚志、张贤科、冯玉瑜、李炯生、陆洪文、尤之述、查建国都在我的科研上给予了帮助。

国防科技大学硕士生许晓东也参加到我们课题研究中来,成为科研主力。我们获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不断地改写Ramsey数的国际最好记录,在《DiscreteMathematics》、《Discrete Applied Mathematics》、《Journal of Graph Theory》等发表了多篇论文。

参加工作后的前几年曾想过,读的这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似乎没有什么用处,我高中学的知识已经足够让我做好承担的工作了。但1978年以后,这个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许多以前觉得总也不会用到的知识在科研中用上了,有较強的自学能力这时也发挥了作用,并且似乎母校、老师、同学们时时、处处都在帮助我,使我主持的科研项目获得了优异成果。

目前中国的大学似乎处于1958年大跃进时的那么一种状态,盲目膨胀,攀比升格,巨额长期欠债,钱唯大、官本位的氛围甚嚣尘上,忘记了办学的根本宗旨。但我的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我看来是没有进入这个大染缸的,一枝独秀,坚持教书、育人、科研、出成果,走高、精、尖发展科学技术的道路,这让我很欣慰。

                                                       2016.11

                                                  罗海鹏(651)


校友文稿
严济慈校长的浓浓乡情和校情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
反革命分子胡述安的解放
广西请赵忠贤院士吃饭
胡述安去华罗庚家、看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