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校 友 吟 诗 相 聚

发布:2011-10-26 08:38:18    来源:校友总会    点击:758
  
  2009年10月3日,时近中秋.在纽约和费城周围的近代物理系八二级同学(824)共聚于普林斯顿,欢迎从国内来访的张斌同学,也重新见到了刚刚海归不久又回来探亲的楚刚同学。大家同游了普林斯顿校园和爱因斯坦故居。聚会后大家意犹未尽,在网上继续讨论,作诗吟词,以记所感。

  谁知世事无常,五天之后,李铁辉同学在北京突发脑溢血,并于11月7日成为824第一个离世的同学。随后的日子里,824同学们为李铁辉同学的家人捐款人民币25000元和3500美元(不完全统计)。在北京的同学们出席了在八宝山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

  重温我们当时写的两首诗。水平虽然有限,但它们都和科大,和物理有着不解之缘。希望科大的师生和其他读者能通过这两首小诗,与我们一起承受科大游子们的快乐和感伤,重聚和永别。

    诗之一: 也记Princeton 09 中秋聚会
        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却归了
        有的人谢了,有的人却要秃了
        有的人拼了,有的人却真的醉了
        有的人离了,有的人却又要牵手了

        多少青丝,思忖成了银发
        早年的少白头,却已盖上了黑油
        大大的近视,何时摘掉了眼镜
        清晰的双目,却开始为老花犯愁

        昔日潇洒的北方小伙
        已告假于庄严的上海太太
        当年苗条的翩翩公子
        身材直追某大领导的派头

        真的有过一所好学校叫科大吗?
        真的有过一年叫1982,或1986?
        莫非读的是银行干校,
        华尔街才好心将我们收留?

        物理真的会不朽?
        连股市都刮起了湍流?
        我们怎么成了离乡的一代
        又凭什么想一直赚钱不休!

        爱因斯坦的空房子前
        只留下我们失神的回眸

        青春不再
        还有什么会永久
        往事已远
        快抓住这转瞬而逝的聚首!

  ★ 注:近代物理系80年代所在地称银行干校,为安徽省银行干部学校原址。

    诗之二:八二四同忆李铁辉(藏头藏尾诗)
        曾想不作庐州忆
        几度又梦旧桃李
        何言寒窗冷似铁
        时有意气暖生辉
        八宝山前送故人
        二十余载事全非
        四旬英年天妒我
        同以物喜为己悲

  ★ 注:庐州为合肥古时曾用名(原见于刘文瑜同学诗中)。范仲淹的名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们当然已铭记在心。但在这同学逝去之际,请允许我们为自己悲伤一次。再说,我们学习物理的人,怎能“不以物喜”呢?应为“同以物喜”才对吧。
  (824任勇 供稿 2011年10月18日)

评论

 努力加载中,请稍候...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
校友文稿
严济慈校长的浓浓乡情和校情
当年深受欢迎的文革小报
对比中国与美国的社会民情
寻找大学同学章正义
关于中美数学教育状况的覌感
和胡述安聊《炎黄春秋》
解放了的胡述安在教学、科研..
反革命分子胡述安的解放
广西请赵忠贤院士吃饭
胡述安去华罗庚家、看毛主席..